阿姨让我进入她的身体

(上) 犹豫了很近,一直没想好是否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

嗯,蛮犹豫的——日记整理多少,贴出来多少吧,反正没人会知道我会是谁?

今年32了,老公比我大6 岁,老公说他最喜欢的就是我的身材,几乎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配上167 的身高,在马路上常常会招来异性的目光。

结婚后,抱我时间远超过做爱的时间,原来我一直以为其它夫妻也是这样的,除了感官的刺激以外,没遇到传说中所谓女人的高潮。

老公大半年都是常住非洲,把国内的小百货折腾到异国他乡,然后又把当地的矿产弄到国内。反正自认识老公以后,从没觉得钱的概念,合理的消费都能够满足。

老公不在家,我就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除了内衣裤自己洗,其它家务活都由婆婆包去了,尽管婆婆身体不好,但婆婆也不让我做。其实我除了上班也挺无聊的。自己的家老公不在很少去,与公公婆婆在一起还热闹些。

公公是医生,早早的退休了自己开了家诊所,平时的也挺忙的,很少回家吃饭。

2009年的夏天,老公刚去非洲。我忽然觉得我下身痒痒的,很不舒服。

原来没这样的感觉,由于公公是医生,我和公公讲了我身体的不适。公公说让我去医院做个妇科常规检查,然后再看看。

我按照公公说的去做了。

我拿化验单问医生时,医生的眼神很诡秘,说是让我必须吃药打针还要每天让老公外敷什么药。

我心里想,不就是痒嘛,那有那么麻烦的?也许过几天就好啦。

自己压根没当回事。

我连药都没配就回家了。

过了几天后,公公问我去化验了吗?

我说去过了,医生说让我配很多药,还要外敷什么的。

公公让我把报告单给他看看,我随手从包里拿出来交给公公,管自己看电视去了。

晚饭后,婆婆去跳舞了,我和公公在看电视。我发觉公公对我有话说但欲言又止。

我迷惑着问公公怎么了?

公公说关于我的身体,必须和我聊聊。

我这时有那么点小紧张,看着公公。

公公说,根据报告单的化验结果,我必须马上接受治疗,否则会麻烦的。

我说老公不在,又要抹又要擦的,我一个人怎么做啊?而且痒痒就过去了。

公公有点严肃的说,你这次的妇科病必须严肃对待,否则后果会严重的。

这时我被公公说的确实紧张起来了,我一直没孩子,也没避孕过,是不是我的妇科有问题?我心里这样想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我问公公。

公公说,以后每天上班和下班必须到他的诊所去一次接受治疗,明天早晨来不及了,他还得准备些药,明天下班开始。

我心里想,至于嘛?

但我还是听公公的。

第二天下班后我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公公的诊所。

公公的诊所还有些病人,公公看我来了,让我等下。

大约半个小时,公公打发完最后一个病人后关了诊所,让我坐在他办公桌的对面。

孩子,我和你聊聊你的病情,我说,嗯。

根据化验结果,你得了尖锐湿疣。这是一种很难治疗的生殖系统疾病,常发于男女生殖器官。

我听的发愣——一下子觉得浑身冰冰的,脑子瞬间空白——孩子,别紧张,如果积极配合治疗,还是有恢复的可能。公公看我那么紧张,忙着安慰我。

那我是怎么得的?

我看公公听了我话后也感到很茫然。

平时我除了上班几乎很少在外吃饭更别说过夜了,单位领导几次三番的邀我吃饭,都被我谢绝。作为女人,我是个心很静的好女人,结婚后连朋友都没了。

爸爸,那我应该怎么办?

公公看了看我说,有可能在公共场所如厕时不小心感染的,但现在你必须接受治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除了打针吃药外,爸爸每天得在你病灶部位擦药膏。

我点了点头。

接着,公公给我拿了每天必须吃的药,然后又给我打了一针,这针好疼啊。

公公给我注射完以后,我疼的站都站不起来。被注射的半个臀部,发胀一直延续到大褪。

公公看我那么痛苦,也有些心疼。

过了好会,我才下地。

公公说,你还得去里面躺着,把、把裤子脱了——公公有些吞吞吐吐的不自然说道,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得脱下我的内裤,赤裸裸的面对自己的公公。这时脸上一阵发热更是感觉发烧——瞬间我木木的站在公公边上,不知道怎么办?

公公和蔼的对我说道。

我为什么生这样的病啊?我有些恨恨的自言自语,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孩子,别难过,积极治疗,会好起来的——我不知这样僵持的站了多久,然后对公公说,爸爸,给我治吧。

于是我到了另一间治疗室,木木的脱了内裤把裙子撩到肚子上——公公走了进来,我还是有些害羞的紧闭着本已打开的双腿,眼睛不敢看公公。

孩子,放松,很快就会好的,公公和蔼的说道。

但我放得松吗?如果是陌生人,也许也没什么,但面对的是自己老公的爸爸,唉!

公公把椅子拖过来,带着老花镜,把治疗的台灯打亮,稍微用了用力,我自然在害羞中打开了双腿。

台灯温度很高,打开双腿后,,,发热。整个生殖器都曝光在公公的视线中——我心里那个别扭啊,张开大腿,那么害羞的姿势,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向一边。

房间里安静极了,我听见直接的心跳和公公的呼吸声————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呻吟,,,。

该死,我一定是流水了,难为情的我撵紧了拳头嗯——我又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呻吟感觉公公的想努力扩大的我口,好像手指头都伸进

然后,听公公说,,,我除了麻木的应答,也不知说些什么大概15分钟以后,公公说,这里好了,最好肛门口也做个检查,看看是否扩散?

公公见我没反应又温柔的说道,翻个身,趴着,臀部对着我我麻木的按照公公说的,翻了个身,跪着抬高屁股,翻身时看都不敢看一眼公公,觉得整张脸发烫。

感觉公公用手扒开我的肛门,,一种异物插进来发胀的感觉让我不由的叫了起来,疼公公没理我,继续检查着。

大约几分钟后,公公说,好了,肛门口有几颗,里面好像没发觉。

说完,公公便走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在治疗室里。

我保持原有的姿势,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也许有那么会,我反应过来后,便迅速的起来穿好衣服。

当我走出治疗室,看见公公在本子上写着些是什么,公公看见我出来,对我笑笑,也没说什么。反正我觉得非常非常的尴尬。

爸爸,我严重吗?

公公说,还好,及时治疗应该没问题。

大概需要多久?我问公公。

嗯,尖锐湿疣的控制会是很快的,一周左右就可以了,因为你不严重,但担心复发。

最好是,除了服药打针,一天三次外敷治疗。

这样会好的更快一些。

那——?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公公这样吧,你上班离我这不远,早中晚各一次。晚上睡觉前再外敷一次。

公公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想我今天都这样了,只要能够快点治好,怎么地都行。何况公公不是外人。

于是我便回去了,公公没回家吃晚饭,第二天起来,公公已经出门了,我知道公公在诊所等我,于是去了公公的诊所。

到了诊所,我很自觉的去了治疗室,公公重复了昨天晚上的治疗程序。然后给我打针,但今天的针,已没昨天那么疼了。

中午我去了公公这里,到了晚上,我洗完澡,按约定去看公公,仍然还是打针和外敷治疗。

虽然治疗才二天,自觉心里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把公公当成医生而我是病人。

但每每公公触摸我yin部和肛门时,还是会在公公的手指头下,产生一下异样的生理感觉。

有时公公在给我治疗时,也聊些社会上的事。

接着第四天了,晚上,照例去了公公的诊所。

四天下了,几乎已经有了默契,进诊所,脱内裤,张开腿,台灯照,涂药膏,翻转身,翘臀部,扒屁眼——当公公做完一切准备起身时,我问公公,爸爸,现在尖锐湿疣是不是都小下去了?

嗯,公公答道,外表看起来恢复的很快。

那第一次检查时,你说里面一公分的尖锐湿疣,会不会再向里面感染进去?

公公问:怎么了?你觉得里面不舒服吗?

我说,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因素,反正有时觉得外面没那么痒了,但里面还是有的。

哦,这样的?那我再仔细检查一下。

于是,我又翻过身体,平躺着,张开大腿。公公拉过台灯检查起来。

感觉中,公公似乎努力的想扒开我的yin道口,我也配合着尽可能的张开大腿,让公公看的清楚些。

,由于现在检查,身体完全放松,。我知道是流出来的分泌物。要说没生理上的刺激,是不可能的。

嗯——,,而且绝对不是一公分那么简单公公听我一叫,,又迅速抽出手指头,我接着又呻吟了一声——。

孩子,疼吗?

唉!公公这样的问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那是什么疼啊,这老头子——公公见我不答,又慢慢的伸进手指头,?

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高潮?

起来,一想到出门要遇见公公,不知道如何是好?作女人后第一次高潮,竟然是在公公的治疗下产生的——唉,以后怎么见公公见婆婆见老公——彷徨中穿好内裤走出治疗室公公见我出来,眼神中充满爱惜的说了一句,尖锐湿疣一句控制住了,放心。

公公接着又说了句,等我一下,今天我陪你回去。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等着公公,没一会,公公就出来,陪我走回家。途中,几乎没怎么说话。好在暗暗的黑夜中,公公看不清我已发烫的脸。

一到家,我上了个洗手间,就回自己房间了。躺在床上,回想起刚才公公给我带来从未有过的刺激,羞的把脸埋在枕头中,不知不觉又到了天明。

早晨醒来,怎么感觉内裤居然是湿湿的——公公已经不在家了,我洗了澡吃了饭,去公公的诊所,但今天觉得步子很沉,唉!

到了诊所,公公已经搞完诊所卫生,我低着头,走进治疗室。

本已习惯脱裤上床的动作,今天觉得都很别扭?自己的第一次高潮居然是在公公手指头下产生的,不由的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会,公公进来了,开玩笑的问了我一句,睡好了吗?

我难为情的扭过头自觉的朝公公打开了双腿。

今天先治肛门,公公说嗯,我翻身过去,跪在治疗床上。

公公在我肛门周围抹了些东西,然后让我翻过身。

女人最难为情的事情,就是朝男人彻底打开自觉的双腿。

每每此时,还是有害羞的感觉。

公公分开我的双腿后,,,一阵阵,不是灯光的热,怪怪的——然后感觉进入治疗程序,。

,这个过程中下体传来一阵一阵的刺激,我努力控制住不发出声。

很快就好了。

然后打针,出门时,公公说我中午不用去了,从今天开始,一天治疗二次就行了。

我知道这意味着,我的尖锐湿疣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心里也蛮欢喜的。

下班后,照例去公公的诊所,等了会,病人走完以后,公公开玩笑的对我说,今天起色不错。我也嘻嘻嘻的对公公说,那是因为病快好了。

但心里,内心里,好像有种莫名其妙的期待,说不清,道不明。

公公随我到了治疗室,我装轻松的问公公,今天是先治前面还是治后面?

公公一愣,随即说,后面。

于是,我第一次当公公面脱下了我的内裤,眼角感觉到公公一直注视着我脱裙子里脱内裤的动作——我爬上床,背着公公跪趴下,翘起自己的臀部。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变的那么自如?

也许是昨天公公给我带来的高潮,腼腆中多了份心照不宣的小小放荡——哎呀,我失声的叫了起来,。

爸爸,涨。

嗯,我再看看里面有没有?外面的尖锐湿疣都已经平了。

,而且明显插的很深,涨涨的很难受,但这种难受不是属于痛苦的那种,难受中还有点点刺激舒服的——甚至还有想排便的感觉,真担心控制不住——当公公抽出手指头时,肛门已经适应了公公的手指头,,似乎生理上还有那么点失落感——想放屁,但没放出来。

好了,翻过来。

公公说完去洗手了。

翻过来后裙子在肚子上,我正考虑是拉下来还是由它去,公公进来了。

肛周的病灶已经平了,今天擦过以后注意观察就行了。

我看到公公望着平躺着的我,。

公公走过来,拿了一酒精棉花,让我把腿举的高点,我不知道公公想干什么?

瞬间,肛门周围凉凉的,公公在给我肛门周围消毒,还把酒精棉花朝肛门里塞了塞,凉的刺激的我,习,的冒了口冷气。

好了,放下腿叉开,公公说自昨天被公公弄到高潮以后,今天心理上对公公随便了许多,也没那么做作了。很自然的,对着公公打开了双腿。

公公拖过椅子坐在我叉开的双腿之间,我平躺着等着公公进一步的治疗。

还要吗?

公公发出很轻的声音,问了我一下这时我被公公的大拇指已经弄的很紧张,拳头撵的紧紧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昨天你流了很多,擦好的膏药掉了。

我一下明白公公的意思,如果我今天还想舒服一次的话,就放在治疗前。

但在公公不断的刺激下,实在忍不住我开始持续的呻吟了几下,我内心确实想再体会一次那种不曾体验过的高潮,那种浑身抽蓄的感觉。

,我配合着试图再张开一下大腿。

其实双腿已经张的极限了。

感觉中,,一边站起来走到我身边。

我发觉公公走过来,赶紧扭过头,不想让公公看见我的丑态。

随着公公手指头的节奏,下体传来的刺激显得越来越强,我试图抬高臀部去配合公公里的手,正当我感觉到昨天那种下体颤动又要来时,公公突然抽出了他的手指头——我不由的随着公公抽出是手指头「啊」的叫了起来我猛的睁开眼睛,看到公公正注视着我,惊讶的一瞬间不知怎么办?

「啊!……啊!……好……舒服……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喔喔喔~~~~好烫~~好烫~~

「喔喔喔喔喔~~~~好棒~~好爽~~」

「大……大哥……我……不行了……要丢了……好……舒服……好爽……啊……啊啊~~丢了~~~」

孩子,难为你一个人了,但这样做我也有犯罪的感觉。公公说道。

听了公公的话,我羞愧的不知应该怎么办——今天爸爸再满足你一次,下不为例啊,孩子,都是我不好。

公公继续说道。

公公说完,也不顾我的表情,,和昨天不同的是,,。

放松,孩子,好好满足一次,放松,孩子——在公公的暗示下,我渐渐松开抓住公公的手,随着公公双重不断的刺激,感觉下体火热火热的,我听到自己呻吟声加重——当自己的意识再次清醒时,仿佛感觉公公在擦自己的下体,这时我懒的都不想再动一动,我知道公公在擦完下体以后,接着给我上药,我不知道公公是怎么给我上药的,我腿都没抬起来。

又过了一会,公公拿了张毯子盖在我身上,轻轻的说了句,歇会儿,孩子。

不知躺了多久,当我想爬起来找内裤时,发觉公公已经替我穿好了,我晃晃悠悠的走出治疗室,看见公公在看电视,公公看我起来了,忙站起来。

爸爸,谢谢您!

我是由衷的感激爸爸,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体会到做女人应该有的高潮。

(中)日记写的有点乱,整理起来蛮废神的。

在接下来的治疗中,再也没发生这样的情况,公公给我涂抹完药膏就离开治疗室。大约10天以后,公公仔细检查一边肛周和yin道后,病灶部位都已消失了,再打一个礼拜的针,估计就差不多了。

但与公公之间,明显亲近了许多。公公对我更是比以前关爱有加。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作为女人,要说不想那个事,是假的。尤其是在生理期前后,或者受到一些刺激后,心理的欲望甚是强烈。

但女人与男人不同,即使想满足一下生理上的欲望也得考虑社会伦理道德对女性的影响和约束。

大约是几个月以后下午是周日,一个人无聊在家里看了张碟,电影中有许多关于性爱描述,看完后,浑身有种不安分的血液的流动。婆婆不在家,我犹豫了一下给公公挂了电话,说自己的下体有点痒,让公公检查一下。

公公在电话里,听得出他的紧张,让我赶紧过去。

去了以后,公公的诊所里有些人,公公看我涨红了脸,问我是否发烧?

公公摸了摸我的前额,说没热度啊。于是让我去治疗室躺下。

过了会公公进来,见我还没脱衣服,便说:检查一下。

于是我站起来当着公公的面脱下裤子,公公想回避的,但我看公公一眼。脱下裤子后便上床,瞬间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公公打开台灯拉过椅子坐在我已经张开的双腿之间。

我说:里面一点。

于是公公又用二手扒开我的,在公公的检查过程中,公公的手指头有伸进去的动作,但很快,便退了出来。

孩子,衣服穿好吧,没什么问题,你先回去。

公公说完,便出门去应付那些病人了。

公公在这几个月里,在我面前一直保持着长辈的尊严,即使是今天也是这样。

我心里是希望公公能够帮我一下,帮我满足一下性的快感。

但公公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我更是欲求不满。

但yin部被公公例行公事般的触摸过以后,好像是放松了许多,唉!做女人有时真不容易。

晚上公公回来,也没聊起我下午的检查,谈了一些家常事,自顾自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自这次在公公着被拒绝以后,我再也不敢以此为借口让公公再给我刺激和满足。

时间又过了几个月,冬天来了。

一次意外的契机,让我本已死了的心,重新燃烧起来。

一天早晨公公在去诊所的路上被电瓶车碰倒了,右手骨折,右小腿骨折,小腿骨折,还需手术。

公公入院了。

婆婆由于身体不好,不能长时间在医院陪公公,于是我便休假,在医院里陪公公。

由于经济上我们过得去,所以我给公公要了个大的单间,叫了护工。医生说是领导病房,一天要300 块。300 就300 ,合理的消费,家里的钱是用不完的。

医院的一个领导曾经是公公的学生,还给打折关照。

这样,我每天一大早就要回家把婆婆做好的饭送到医院,然后陪公公挂盐水,中午晚上都要回去一趟,给公公拿饭随便把别人送来的礼物带回家里。比上班还忙。公公住院的前几天,白天婆婆还陪着的,第四天公公病情稳定了,我让婆婆不要来了。

公公住院的第五天的一个晚上,护工有事请三小时假回去了。公公说,明天让婆婆过来帮着擦擦身子。

要婆婆来干嘛,爸?我现在就给你擦。

公公手术以后没无法洗澡,可能公公觉得不舒服了,我于是立刻起身准备给公公擦身体的用具。打开热水龙头,接水。

公公对我想说什么,但没说。叹了口气继续看他的电视。

我把接好的水端到公公边的小桌子上,拧干毛巾小心翼翼的开始为公公洗头、洗脸、擦身子,公公的上半身可结实了,但骨折的右手没法擦。公公配合着我,上半身的前前后后能擦的地方我至少是擦了二遍以上。

然后我去换水,当我重新端水过来时,公公莫名其妙的说,下半身他自己能擦的。

这怎么行?一个手肯定不方便的。我固执的掀开被子,接着,一愣。

公公下半身是光着的,一条腿刚动过手术绑着许多绑带——公公的阳具就在二腿之间挂着,并在我的注视下有点轻微抬头的趋势——都这样了,我除了心跳开始加速,装作很自然的去拧毛巾。

爸,你躺下,我说着,开始从公公的小腹部擦了起来。在擦的过程中,公公的yin茎在我眼皮底下晃着翘了起来,天哪,简直比老公大一倍以上,而且那么粗,暴满了青筋——爸,你那东西真大。我想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这鬼丫头说什么呢?男人不都一样的。公公用明显打哈哈的口气应付着。

别,孩子,那地方女孩子碰不得的。

什么啊,爸还是老封建啊。

我说着不管公公的感觉,。

边擦边对公公说:爸,你别看这东西没腿粗,擦起来还挺麻烦的,这皮一动一动的发滑。

孩子,这里简单擦擦就行了,这不是女孩子干的活。

公公想仰起身体,但没仰起来。

爸,这里多脏啊!

孩子,别、别这样,受不了——公公还想对我说什么,我才不管那么多呢。

除了老公的yin茎,我确实没见过其它男人硬起来的时候。

公公没理我。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时都不知道对自己的公公说些什么?

唉!公公叹了口气。

不怪你孩子,快二十年没人碰过我的——你妈四十过了以后,就讨厌夫妻生活,唉!

公公没再搭理我,当我全部擦完后坐在公公身边时,公公很温暖的捏住我的手说,孩子,爸爸谢谢你!

这时公公的表情里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复杂的眼神,我没敢多想,至今想来,糊涂的说了句,爸,只要你愿意,女儿愿意照顾你的。

其实说这话我也不知道怎么意思。

而后,我与公公之间也没过多的聊天,看着电视,到了晚上10点多,护工回来了,于是,我便起身回家。

回家躺在床上,心里有种期待,但也害怕,毕竟是自己的公公,迷糊中,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第二天公公一见到我,问我晚上睡好了吗?公公红光满面的,我坐在公公身边,问公公疼痛好些了吗?公公说好多了。

公公在我的呵护下,把早饭吃完了。

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到了手术后的第7 天,拆线,快60岁的老人,恢复的蛮好的,公公说,这样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下床了。

拆线以后,我想给公公再擦下身体,我问公公晚上给你擦擦身体可以吗?

公公说让婆婆做就可以了。

我没让婆婆来,晚上打发护工去外面玩玩。从公公的眼神里,他知道我想给他擦洗。

当一切打理完了以后,坐在公公身边,这时无需再说什么了,其实自公公给我看病以后,觉得与公公之间的感情更近了层。

我捏住公公的手,爸,我给你按摩一下?

公公笑笑没吱声。

爸,舒服吗?

嗯,公公闭着眼睛没看我。

等公公平静下来后,我又打了热水,给公公擦了下体,换了条短裤。

靠在公公的床上,感觉,自己怎么,好累——

(下)公公拆线以后,又在医院住了四天,由于没有完整属于我和公公单独相处的时间,与公公间也没进一步的接触。

但心里一直期待发生些什么的,有时在公公身边坐的时间长看,看着公公柔和的眼神,我的下面也会有潮潮的感觉。毕竟是我的公公丈夫的父亲,即使心里有什么期待,也是瞬间被道德意识打消了。

把公公接回家后,由婆婆照顾,我结束了休假。

在回来的日子里,与公公会有眼神上的交流,尤其是在吃饭时更是如此。但期待中的心情,更是多了份害怕,怕这种不正常的情感会带来什么不测。

公公恢复的不错,在家休息了一个月,便开始上班,本来我不喜欢开车的,但为了公公行走方便,我开车接送公公上下班。

人有时会很奇怪,我与公公之间除了做爱,已经有了非常全面的接触,但表面上仍然非常的尊敬对方,甚至连细小的接触,尽可能的避免。

虽然老公不能给我带来高潮,但在与老公做爱时想到公公,想到公公手指头给我带来曾经的刺激,下体总是会有些额外的快感和幸福。

老公回来后我们就搬回自己的家住,除了礼拜天回去看婆婆,也很少见到公公的身影。

我想公公了,我知道我心里想公公了——老公这次回来时间比较长,转眼又到了初夏,南方的初夏其实已经是炎热的夏天了,记得5 月份的一个礼拜天,老公去浙江的义乌去谈生意,早晨起来后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机,电视机里放的是海边景色,我们家离海边不远的,但也是好久没去。

我看着电视机给好久没见到的公公打了电话,公公在电话里的声音依然响亮健康,听得出公公很高兴接到我的电话,我问公公忙吗?公公说还好。我说嘉园去了浙江,我一个人在家里挺无聊的。

公公说让我回去婆婆在家呢。

我说我想去海边看看但嘉园也不知身边。我只是随口说说的,但没想到公公居然在电话里说,他下午去离海边不远的地方给人看病,说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开车带他过去,然后陪我去海边走走。

我听了当然开心,于是我便迅速起来,随便吃了点就开车去公公哪里。

公公见我那么早来,还是有些惊讶的,我说,爸,你这结束后咱们先去海边吃饭,然后我再陪你去给人看病。

公公欣然同意。

到了海边,我在沙滩上开心的蹦蹦跳跳,虽然住在海边但也是好久没来了,正午的沙滩上太阳很大,我租了间木屋,然后点了菜让他们一个小时后送过来。

小木屋里,就我和公公二个人说说笑笑的,我突发奇想;爸,我们游泳去?

孩子,没带毛巾泳裤啊。我看公公也高兴愿意,于是说,我去买嘛。

在公公会意的笑容中,我出去买东西。

当我买好东西回来时,公公闭目躺在木屋的椅子上养神,我悄悄的猛的在公公脚底板一抓,惊的公公迅速直起身子,调皮啊丫头!

快,换衣服。

说着,我把木屋窗帘放下,当着公公的面脱衣,我发现公公没动,愣愣的看着我——爸,又不是没见过,快,换衣服啊!

我冲着公公嘟囔着。

我看到公公的表情有些目瞪口呆的尴尬:啊、啊——公公有口无心望着我木然的应答着。

为了打破这种瞬间的尴尬,我换好衣服,管自己出了小木屋,随口说了句,出来把钥匙带上——我一口气冲到海边,但我不太会水的,深的地方不敢去,到了海水齐胸的地方,慢慢的又被海水冲了回来。整个海滩没什么人,也许是正午太阳大的缘故。

过了好一会,才见公公从远处过来。

爸,快点,好舒服啊——我冲着公公叫道。

公公来到了海里,离我始终有几米远的距离。爸,深的地方我不敢去,我冲着公公喊道。

孩子,爸拉着你的手,不怕。公公说着向我靠近,我迎上去拉住公公早已伸出的手臂。

别,孩子,有人看见的。

我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本来是隔着泳裤捏着公公yin茎,现在已经伸进公公的泳裤里。

丫头,别、别。

公公紧张的到处东张西望,生怕有人看见。

也许是公公发觉周围近处确实没人,也许是公公被我胡搅蛮缠刺激的失去了控制,在齐肩的海水里,公公双手突然抱住我的头,对着我的脸亲了下来。

我趴在公公身上不自觉的呻吟起来——随着公公动作与海浪的起伏,。

进去时,是种涨涨的刺激感,出来时,。

公公一只手抱着我,另外一只手把我泳裤底端的裤子拉好,又把自己的yin茎放入裤内,搀扶着我向岸边向沙滩走去。

回到小木屋,窗口的台子上已经放好了我点的菜,公公把我扶进屋子,我躺在椅子上一动都不想动。

我微微的张开眼,公公慈祥的看着我——爸,我累——嗯,孩子,躺会——我不知躺了多久,ru房传来一阵阵轻微的刺激,我努力的抬起眼皮,朦胧中公公坐在我身边抚摸着我的ru房,泳衣已被拉扯到一边,胸脯完全暴露在公公的视线中,公公边轻轻抚摸边用和蔼的眼神望着我。

本能地,我想把泳衣拉好,但显然不太可能。在公公坚定的抚摸中,我放弃了害羞。

爸,我睡了多久了?

嗯,有半个多小时吧——我撑起身子看了看边上的手机,爸,都1 点半了,你吃了吗?

没呢,等你醒来一起吃。

我仍由公公抚摸着,享受着女人被动的快乐。

公公亲了亲我的脸侠,我忍不住伸出舌头配合着,我和公公充满男性的嘴巴又贴在了一起。

我抬起身子,去摸索着公公的下体,手中带来的感觉是鼓鼓涨涨的。

噢,公公轻轻的叫看起来。

爸,你还要吗?

爸,轻点,疼。

爸,你的东西太长顶到我了。

公公温柔的抽出一些,也就没再停下我坐在公公是身上轻咬着公公的舌头、鼻子、嘴巴——随着公公动作的加剧,下体带来的阵阵刺激美妙无比,偶然还发出性器磨蹭发出的声音。

我、我在海边沙滩上,我不知为什么如此老实的回答。

哦,玩的开心点,我定了每天的机票回来。

嗯,好的,注意安全啊。

然后老公就挂了电话。

这时我看到公公脸红了,红的让人不可思议。

爸,怎么了?

公公没吱声,反而更紧的抱住赤裸裸的我。

孩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公公喃喃道公公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我眼睛看。

我与公公的故事,讲到这里,虽然只是开了个头,但对朋友们来说,也是尾声了。日记里记录了我与公公发生的所有一切,。

但公公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半个月能与公公做次有品质的爱。我的孩子今年也3 岁了,是个儿子,嘉园很高兴,婆婆也很疼爱,唯有公公对孩子一直很严肃管教有加。

公公现在诊所只开半天,还有半天在家管,在家管我不知道是公公的儿子还是公公是孙子?

奇闻奇葩

屁屁美臀

咪咪美胸

街拍美女

邪恶动态图

丝袜美腿

女优AV

欧美图片

性姿势

性爱小说

人体艺术

Copyright 2003-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shuochengshi.com

京ICP证000007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16号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52-876345v89

闻闻目~版权所有